村农

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


走?

冬冬

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?

. . . . . .

“愿你以卑微开始,以伟大结束。”

. . .

“晚安!”

“你都不挽留下?”

“我知道你会走,只是迟早的事。我只是在静静的等待,接受......”

深深的吐了一口烟:“就像等待死亡一样,不知道哪天会来,但,一定会来......”

“好吧,愿你自由。”

安静......

不再有任何言语......

“可我想活着......”喃喃道。